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

建筑师文章

建筑师文章

订阅|关注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精选帖子

马里奥•博塔建筑中的对称性

[复制链接]

21

主题

21

帖子

141

积分

建筑师

积分
141
3460 马里奥·博塔 发表于 2016-3-30 15:08:48
提契诺州,面积2812平方千米,人口319800人。在这个瑞士南部的意大利语区中,到处洋溢着浓浓的意大利风情。棕榈树生长在干净的海滩上,小巷通向广场和教堂,全都给你一种意大利的感觉。1943年,马里奥·博塔便出生在这里。

“我虽是一个瑞士人,但从文化观点的视角上来说,我更倾向于意大利而不是瑞士,意大利的文化润养了我,他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我心里,是骨子里的文化信仰。”

年轻的马里奥·博塔从15岁便开始接触建筑设计工作,他在卢加诺的卡洛尼和凯米尼什建筑公司做学徒,绘图员的工作使他具备了对建筑丰富的感性认识。1964 年,他通过了艺术学院的入学考试并在当年秋天来到了威尼斯大学建筑学院学习。在学习期间,他有幸在勒·柯布西耶和路易斯·康手下工作,在卡洛斯·斯卡帕指导下,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设计。毕业后他便开办了自己的工作室。

自幼受到意大利文化的影响,并于意大利进行学习建筑,在研究阿尔多·罗西的过程中,马里奥博塔的建筑自然而然的便具有了意大利理性主义的色彩。在博塔对于建筑细部的设计中、在建筑材料的组织结构中,无不体现着他的导师卡洛斯·斯卡帕对于他的影响。而真正使马里奥·博塔的建筑设计思想产生巨变的人是路易斯·康。1969年博塔为康做助手时,康正在着手准备孟加拉国会大厦的设计项目。这次设计经历,使得博塔对于建筑产生了全新的定义,并不仅仅只是意味着“是什么”,建筑变成了材料和空间想要成为的模样。光、静谧、记忆都作为了建筑的要素来进行考虑。康的建筑使光在空间和结构中自由穿梭,宛如一部空间中的乐曲。而他对于欧几里德几何形体的运用传递出他希望自己的建筑传承那些自远古时期留存下来的伟大建筑的不朽的精神,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又让每一个看到或走进他的建筑的人自内心的感到一份安静。博塔被康建筑中的不朽与静谧深深吸引,卡丹那兹住宅作为他毕业后的第一件独立作品, 带有明显的“康氏”风格。

博塔设计生涯的初期,在提契诺周边的做了一系列的私人住宅项目,这些住宅表达着他对于家乡山川、湖泊的理解,他希望自己的建筑以一种新的方式同环境进行对话。“提挈诺是个群山和湖泊组成的地方⋯⋯这两者就构成了空间,这样的历史纹理也表现在我的建筑作品当中,我又再加入了现代的建筑语汇,我的处理方式就是让作品与外在环境形成一种矛盾,这也是一种对话的方式。”在博塔的住宅建筑中,他总是分明的区分开自然与人工的区域,用笔直的线条,规整简单的几何图形,现代的建筑材料与周围的环境进行交流。但这种看似矛盾的交流却产生了一种美妙的共鸣——人工建造的环境与自然环境融合在了一起,建筑与周边的环境既划清了界限,又表达出了一种对于地域的归属感。反观博塔在城市当中的一些公共项目,比如巴塞尔瑞士联合银行总部(见表B7),由于缺少了自然环境的映衬,虽然看起来稳重、典雅,但却缺失了博塔建筑中所特有的“乡土”气息,使得建筑显得缺乏生气。

相对于小型住宅来说,博塔对于大型共建的项目的设计受路易斯·康的影响更多,对于体块和空间的拼合,连接的手法,总能看到康的影子。1980年对于提契诺的Agra疗养院(E8)的竞赛所提出的竞标方案,他使用了六座方形的塔楼与居住区成半圆形排列,住宅塔楼的内侧面,围绕圆心形成一个巨大的广场,面对着群山。还有1976年在卢加诺设计的Capuchin修道院图书馆(见表D8),1982年他所设计的卢加诺Gottardo银行(见表F6),都可以看到在为康做助手时孟加拉国会大厦给他留下的烙印。

博塔常用正方形,1:1.4的长方形,圆,等边直角三角形等最基本的几何图形来构成自己的建筑,显然这也是有着鲜明的康的影响。同样,博塔也对建筑形体、空间上的对位关系,尺寸和比例极其苛刻。在平面布局上,多使用1/2、1/3的比例和45度的角度来切分空间和单元体块,这些看似简单的比例,却切分出令视觉愉悦的体量和线条。对于体块的处理,博塔喜爱使用单一形体,并在体块做减法处理,结合这场地环境的因素,切除掉“多余”的部分,对于建筑转角处的处理更是深得康的精髓。博塔显然对于圆有着强烈的偏好,从提契诺的私人住宅,到Evry大主教堂(见表A6),都是以一个单纯的圆柱体作为建筑的主体。而其他的项目中也总是在中心的位置放置一个圆形,比如贝林佐纳的电讯行政中心,旧金山的现代艺术博物馆(见表E9),格尔尼卡的毕加索博物馆(见表F8),或是在建筑的中心位置放置高大的圆形体块,或是以建筑的几何中中心为圆心扣去一个圆形的空间,使建筑围绕在圆形周围。博塔对于类型学的批判从此也可以窥豹一斑。他曾经表示:“ 作为一种既定要素, 我对它持批判态度。类型并非不可变的, 我想它是可以改进的。我认为这个充满了矛盾的时代, 谈论类型毫无用处。当我最终选择时, 故意忽略了一些类型的变化, 批判地回应城市。”

对称性的构图可以说是博塔建筑的一个显而易见的特点,然而博塔的建筑最开始并不是以对称的方式来进行布局的。在未与路易斯·康接触前,博塔有着明显的柯布倾向,在简单的建筑形体中,推敲比例和模数的关系。在1965年,他所设计的Stabio地区的私人住宅(见表A1)便是像柯布的致敬。1969年后,博塔被那些带有浓烈象征意味的几何形体和巨大的空间体量所吸引,沿袭着这个方向,博塔摸索这自己想要的建筑,在继承自己的既有风格的基础上,博塔开始了对于对称构图的尝试,1970年卢加诺学校的竞赛方案(见表B8),可以说是博塔第一个真正的对称建筑。建筑有多个相同的单元组成,每一个单元都是四个等大的正方形围合成一个正菱形。而1979年在Pregassona所做的私人住宅(见表E1)可以说是博塔第一座建成的对称建筑。

在博塔所做的众多私人住宅中,多数是以一个简单几何形体或几个简单几何形体拼凑组合加之对称的形式布局所构成,这种对称式的布局同样也是建筑与建筑周边环境矛盾的对话的一部分,对称的平面,带来对称的立面,而这种对称以不对称的自然环境为背景,让环境因建筑显得更为静谧、和谐,而建筑也因环境的映衬而富有了生机。在功能上,由于使用了分层布置功能的手法,所以使得对称的布局并不会对房间的功能使用有所影响,反而给予了对称两侧同等的机会和可能。在Cologny的私人住宅项目(见表D3),博塔使用一个正圆柱体作为建筑主体,在正西侧切掉1/4圆弧后作为建筑的正立面,室外沿建筑的对称轴伸出一条长长的通道,建筑有一个对称式的正立面,同时这个立面的构图也表达出了平面的设计布局——左右完全对称,前半部分为两个主要的功能房间,后部留有充足的空间,保证了内部使用功能的多样性。

博塔住宅中的这种对称是一种封闭式的对称,他希望住宅就是为人们提供一个庇护所,并不希望室内与室外产生可以流动的空间,所以他的建筑外观总是用厚重的实墙以包围的形式包裹著室内空间,用在对称轴上开一条天窗来解决室内的采光问题。

作为来自提挈诺的建筑师,博塔所做的宗教建筑自然的带出了一种来自深山中的神秘感。在他所做的几座教堂中,全部使用了圆形的体块和对称式的构图,并以圆形作为构图中心,在对称轴上布置一个仪式性的入口,通入教堂内部。于1996年在Mogno所建成的教堂项目(见表D5)中,博塔仅仅使用了一个单纯的椭圆行作为建筑主题,以一个正圆形沿椭圆形平面的短轴方向向下以45度切出一个屋顶。原先的教堂是小镇中的居民为感谢圣·约翰这位浸信会教友而修建的,但在雪崩中被摧毁,大家希望这座新建的教堂“要有与大山抗衡的决心,承受比自我生命意义更重大的见证的需求。同时要巩固祖传产业,克服孤独感,要肯定我们这个时代的众多希望,并且有必要在无限的广博与我们自身意识的局限之间做出反应。”博塔以最简单但却最有力,生动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于居民的期许的理解。简单的建筑形体就好像一位的清教徒,昂着头站在小镇当中环视周围的群山。

博塔的对称性来源于扎根于心底的古典主义思想,并以现代主义的方式来表现。他不断的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设计实践来实现他们的结合,也给我们呈现出了一个个博塔氏的建筑。他的启蒙老师提塔·卡罗尼曾说:“几乎所有的建筑师都会把他们的理论以格言的形式打包,试图来阐明他们设计建筑的方法。马里奥·博塔不是理论家,到像是一个经验主义思考者,他很幸运地保有强烈的理想主义作风。相比系统性地整理自己的思考而言,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以美学、伦理学、或者就是纯粹的创造渴望来解释他的作品。”
2013042802544450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