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镜堂:“铸剑为犁”完成心灵洗礼 

2015-12-22 15:55 发布

3689 0 0

昨日是全国第30个教师节。节日前夕,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师大考察时说,做好老师,要有仁爱之心,“好老师应该把自己的温暖和情感倾注到每一个学生身上,用欣赏增强学生的信心。”在每个学生的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对自己影响很深的老师。为此信息时报邀请何镜堂、倪惠英、曹志伟等各界名人回忆一生中老师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一件事,以及他们想对老师说的话。


  何镜堂(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设计大师、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

  在老师指引下提出“两观三性”

  上世纪60年代,我在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读研究生,师从岭南建筑大师夏昌世教授。我当时是系里的第一届研究生,也是夏教授带过的唯一一个研究生。夏教授早年留学德国,他把德国现代建筑的理念带回广东,跟广东的环境、文化紧紧结合,建了很多有岭南特色的建筑,比如华南工学院图书馆、中山一院医院大楼等。夏教授对我影响很大,教会我建筑要注意跟环境结合,特别是根据岭南气候特点,要讲究接阳、隔热、通风,防潮。归根到底,建筑还要以人为本,建筑没有一百分,大部分人说好就不错了。夏教授有一句话给我印象特别深刻,“建筑师要有哲学家的思维,要有艺术家的灵感,要有律师的口才,还要有商人的头脑。”

  想对老师说:老师指引了我,带我走了一条路,知道什么是建筑,怎么学好建筑。后来在老师的指引下我提出“两观三性”的建筑理论。两观,建筑要有整体观,还要有可持续发展观;三性,地域性、文化性、时代性。一个好的建筑创作,要跟当地的文化、环境以及时代发展等融合在一起。

倪惠英(国家一级演员、第十四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

  老师是不求回报无私奉献的

  其实我一生中的老师都很好,都是很负责的老师。我记得我在粤剧团学习的时候是没有周末的,我们星期天都要在剧团学习,老师不仅负责教我们艺术方面的知识,还负责煮饭给我们吃。他们教我们知识是从来不会索取些什么的,这种为了学生不求回报、无私奉献的精神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我觉得我的老师做着平凡而伟大的工作,我现在也是做老师的人,我希望自己可以将老师这些优良的美德传承下去。

  想对老师说:现在最想对老师说的话就是感谢,感谢他们培养了我以及一代又一代的学生。他们不仅教会我们艺术方面的造诣,更是教会我们做人的道理,这些对我们一生都是有益的。

  汤国华(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岭南建筑研究所所长):

  老师两句话一直铭记在心

  我记得有两个老师的两句话对我影响很深刻。一个是我在广州第十四中学上学时的语文老师,他曾经对我说“好读书,不求甚解,偶有发现,欣然忘形”,他告诫我们要好好读书,等你领悟到读书的好处时,就会收获很多。另一个是我大学时的老师,他说我们做建筑行业的要“到处留心皆学问”,这句话让我在之后的学习和工作中都养成了善于观察的好习惯。这两句话一直伴随我到今天,对我的影响是很深刻的。

  想对老师说:老师,我对得起你!老师费劲千辛万苦培养我,我现在能够对社会做出贡献了,没白费老师的教育。

  周国城(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西泠印社理事):

  学习不能像鸭子孵蛋

  1960年左右,我在杭州读小学三四年级时,就很喜欢写字画画,今天学学颜真卿,明天学学柳公权。虽然兴趣很浓,但是总感觉东学西学心中不是很肯定。有一次,教画画的陈老师严厉批评了我,他说,“不要像鸭子孵蛋一样。”我当时感觉很委屈,也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后来,明白之后,才知道老师是提醒我,一定要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情学书法学写字就要学一门,不要东学西学,不能像鸭子这边蹲一下那边蹲一下,永远孵不出小鸭来。直至今天,我在上课时还是会讲起这件事情,并用这个典故来提醒我的学生。

  想对老师说:很感谢小学的老师,通过一件事情来提醒我,学习要专心。老师永远是老师,我现在60多岁,但仍然对学生时代的老师怀着感恩之情。

  曹志伟(广州市政协常委):

  坚持做一个正直的人

  在育才中学读初中的时候,我是有点聪明有点调皮的小孩,成绩还过得去。通常拿“学习积极分子”,比较少拿到“三好学生”。在男生中成绩还算可以,但是跟女生比就只能算第二批次的。有同学被欺负的时候,我一定会出手相助。一次,我们的政治老师找我谈话,她是一位漂亮的女老师,她认为我有良好的家庭教育,从我做对的事情或者做调皮的事情看出,我都是有分寸的,同时她还觉得我是一个正直的人。所以,她希望无论以后我怎么成长,都要坚持做一个正直的人。这对我后来做政协委员,或者去跟别人做生意都有很大影响,让我坚持要讲诚信,做一个正直的人。

  想对老师说:老师要多点发现学生的优点,除了要教会学生的学业知识,还要教会学生做人。尤其到了高中和大学,要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政治观、价值观。

  杨克(广东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

  老师不仅授业还要传道

  1970年代,我在广西读中学。当时我的那些初中、高中语文老师大多都有点文艺青年的特质,比如会让我们用“春天”的“春”字为题写作。他们在对学生写作文的要求上,对我的影响比较大,比如随意让我们写成诗歌或散文,并不会按照模式化来要求我们写作,也不像如今的应试考试那么严格。我希望,除了应试作文,老师平常应该给予学生更加自由的写作空间。

  我想对老师说:老师对学生应该有一种示范作用,而且要有点人文精神的示范,不仅仅是授业,还要传道,在学生心中树立一种正直、无私的形象。

  许丽心(安利(中国)区域公共事务总监)

  老师见缝插针灌输知识

  我上高中时,正赶上文革后期,那时候的课本内容大多单调枯燥,学生们除了上课,还要到工厂学工,到农村田间学农,到部队学军。但是,当时的广州市61中,就是现在的华师附中的老师们都非常敬业,爱生如子。当时因为学工学农,学生们大多没有时间上课,很担心完不成学业,老师会想尽一切办法,见缝插针,抓紧一切时间,将知识灌输给我们。这些知识,不仅仅是课本大纲上要求的,更多的是课本以外,老师们长期积累的心血。老师们以高度认真、负责、专业的精神,传道授业解惑,使得我们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不仅没有荒废学业,甚至很扎实地完成了高中阶段的学习,后来,很多学生顺利考入大学。

  想对老师说:感恩老师,谢谢老师,愿八九十岁的你们永远健康长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B Color Smil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