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晓昕的设计探索之路 

2015-03-15 19:05 发布

507 0 1
【建筑里外】&建筑师设计背后的故事
    北京构筑空间文化传媒今天将为大家讲述的是建筑师设计背后的故事?
    关于建筑之外,关于对建筑的选择,关于对建筑设计的热爱之前。
    此次活动的主办方北京构筑空间文化传媒协同搜狐焦点家居于
  2015 年 1 月 30 日(星期五)13:30—16:00共同举办”建筑里外之建筑师设计背后的故事“主体对话会,此次活动我们将展开“建筑之外”“设计之前”等话题延展的小故事与大家分享!此次活动在搜狐视频大厦的三号演播厅顺利举办。
【曹晓昕的设计探索之路】
    建筑之外的艺术家
    艺术之中的建筑师
    为建筑设计灵魂的坚守
    对艺术与文化的传承
【被逻辑套牢的那些年】
    挺有意思的,很多人,我自从做了点跟建筑没关的事之后,很多人都愿意叫我跨界,我就是一直特不同意这件事,我觉得也许有一个界,但是这个界,我觉得甚至于是某种阴谋,你这个阴谋怎么设定的,和建筑教育还有一些关系,因为我们从招生,无论什么都是建筑系,然后那边还有一些工业设计系,把这个事都给分的特别清楚。然后还有一个,因为现在我们读大学还都叫公费,现在都得自费读,大家还得编出一套教程来,就是告诉你怎么去设计。我一开始也挺信这个事,叫做设计方法,我觉得基本上大学学的五年,或者还有研究生,都在说所有的方法,要从平面、逻辑、功能很多很多,现在还有又加了,后面随着社会发展,加了好多绿色、环保、节能,反正就是无数的这些事情,然后我觉得建筑学是特有意思的事,他特别愿意让你形成一个很强大的逻辑,然后不断的用这个逻辑去来套各种事情,然后最后形成那样一个结果,包括平面,怎么解决平面功能,然后剖面的,后来有一段,中国很多很多人愿意谈建构的事。
【颠覆建筑教育中的系统设计手法】
   我觉得刚才齐老师一开始说的事我特别理解,他说他一直在道上在走,但是又想不在这条路上走,其实这样一个,我觉得跟建筑教育真的有关系,他就是设定了这么多东西,但是实际上你看我们真正的去做一个房子或者认为你自己觉得做的还有点意思的,挺满意的一个房子的时候,你一定不是按照那些原来的,就是按照教程去来这么搞的。因为我觉得在我刚刚出道的时候,甚至于刚刚建一两个房子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没有资格去来说这个事情,随着房子建的越来越多,你会觉得好象建筑设计不是那么回事,就是不是说是按照这样一个一层一层的逻辑去来做,其实我觉得反而那个倒是有时候,我会不自觉的,比如把这个房子盖完之后人家让我说说这个事以后,我会把他作为一种解释系统和一个阐释系统,事后的那样一个系统,比如是比例,怎么样的一个,或者用事后判断他的一个系统,然后你就在判断的时候,发现问题是不是还要往回找。
实际上有时候我也觉得判断发生这个问题之后,好象完全是一种特感性的一个事,完全建立在感觉的基础上。所以我也确实在怀疑,建筑设计是不是,我想他可能有方法,但是我想他肯定不是我们在学校建立的那样一种系统的方法,这是我想说的。
【界限】
    我为什么说叫做建筑设计和其他的工业设计又有人划成好多界限,好象觉得建筑师应该和工业设计师各干各的事,其实我是觉得,好象真的是没有,因为我也觉得当你做一个好房子的时候,是你对这个事情,最终要达成的那个事情,特别有一种欲望的时候,你必须建立,一个有强烈达成这个欲望的时候,才能把他建出来。
【原始冲动中诞生设计】
    我做瓷器,还有做皮包的时候,其实都是,我觉得和这个是一样的,我首先根本没有想说我要跨界或者怎么样,我首先有这样的欲望,包括最近做家品,跑了很多家居店没有自己想要的家具,我当时没有想清楚没有要什么东西,但是我发现好多东西不要的,尤其我逛家居店的时候。那么包括我做的第一个包的时候,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当时我记得是带着我的工作室,我的工作团队,到国外去看一些房子,我们正好是在春节假期的时候,那面有几个小女生,我记得是在西班牙,一定要去大牌店买LV还是什么样的,好象大多数旅行团也是这样干的,其实我并不太拒绝买那样一个包,然后他们买回来之后,正好我特别好奇,因为很贵那个包,因为实际上我平时真的不太注意这个事情,我就看那个包,我就问,你这个包将来你能装什么?那样一个包,大概5、6千,7、8千人民币甚至更贵,能装什么,好象跟我们的生活,带一个A3图或者带一点什么东西完全都没关系,或者哪怕你是有点化妆品,有点什么,他装的都是一个壳,其实就是一个壳,当然会有一个非常醒目的LOGO,让我觉得特别不可思议,然后后来我就说,你们为什么买这个包,他方便吗?他为你的生活能不能带来一些本质上的不同呢?你买这个包和你买一个帆布的包,或者买一个什么样的包能带来不同吗?我特别的困惑。
    我后来发现自己买的包也有点问题,好像也都有问题,放的一些笔,好像也不太容易放,放的电脑,放的导线,什么导线都缠在一块,都有问题。后来我觉得出于这么一个想法,我特别有欲望把这个事理清楚,空间储藏的事理理清楚。然后我就开始做了一个包,那个包做完之后,因为我怕有好多售后服务的一些问题,所以我就限量了50只,也把价格提的比较高,五千块钱,没想到大家特别捧场,一下子就给卖光了,后来我想这个事,也给我刺激挺大,我觉得其实想买包的这些人,还是冲着某些,因为没有冲着LOGO,没有LOGO也没有什么,可能对材料挺感性非常好的那样一种感觉,还有一些包的开启方式,以及储存的这些东西的方式,产生了一些不一样,让他们觉得拿起这个包之后,生活可以有点小小的改善,我觉得这一点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我就觉得,其实这一个包说回来,也是一个建筑,其实我们干建筑不就是干这么一点事,而且这个事实际上就是一个非常,也许就是某一种冲动,比如我在那个包,因为那个包最后总会有一个形势问题,是一个什么形的包,把这些事解决了很正常的,后来也觉得也没形,拿公文带用绳一缠那个挺好,所以用那个方式做了那样的包,那个包和所有大牌的包包可能完全不一样,觉得特别亲切,就是我们的公文袋,当公文袋做的,五千块钱可能稍微贵了一点公文袋,但是我觉得很好玩,就是那样一点点冲动,完全没有什么我们想到的文脉历史,还有什么包,还有什么其他的等等,我觉得就是觉得好玩,然后其实建筑也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一直想有这样一个机会,做一个觉得特别感性的事,自己觉得这个事特好玩,我觉得他就一定是一个最棒的房子。
【大师论】
 刚才说到大师的问题,刚才一开始就说,什么叫大师?其实大师我觉得你要湿,身上就得多招点水,所以你想让自己湿,你就得掉沟里,大家都在大陆走的时候,边上都是沟,你得往边上走才能湿,你成大师,还得往深沟里头走。所以我觉得其实,大师是后来一个事情,后来大家给他命名的一个事情,我觉得至少来讲,如果某个人是大师的时候,至少在当时那一个阶段,他一定是非常孤独的,这一点我觉得一定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如果扩展开来,我也觉得一个好的建筑师应该是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孤独的,我想就说这么多吧。 
【曹晓昕看CCTV】
 我补充一下CCTV的事,不说别的,我觉得好多事就像在你身边的一个东西,你觉得他不好,可是我觉得他的价值在于,如果他没有了之后你会感觉怎么样?可以想象,如果说我们到了,我们在北京,把我们所谓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建筑,包括大家同批的CCTV还有一些其他的房子,都让他没有,假设一夜之间就没有了,换成我们所谓的,就是叫做坚固、美观,几个原则,特别符合那样的一个中规中矩的房子,你会觉得北京是多么的无趣,甚至于你现在再从CCTV边上过去,他如果换成一个比如像我现在这样一个房子,我没说这个房子特别不好,就像这个房子这样一个状态的房子立在那,那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可怕了,我觉得可能很多人,在座的北漂人也许都会离开这样一个城市,这是我相信的。
【曹晓昕的形式和功能论】 
    我正好说到形式和功能的事,差不多是建筑师或者做设计的人,一辈子都要面对和谈的事,好象从一开始,就是我们做建筑教育的时候,都爱觉得功能相对来讲他是一个死的,然后那个形势是一个可以听的活的,我们让一个死的去定义一个活的,让活的不能跑的太远,基本上是这样一个暗示,比如给你让你做一个住宅,你得有客厅,你得有卧室什么东西,然后办公楼是一个什么样的功能,然后幼儿园是一个什么样的,就是大体功能好像永远是一个死的,可其实并不是,或者说我觉得往往是作为大师的那样一个级别的,那样一个建筑师去做的时候,其实功能可能是要重新再被塑造的,比如说是,我们说的一个卧室,是不是有一张床,那种2×2米,或者稍微圆的床,一张床来构成,会想到一些特别限定的那些东西,但是其实往往不是,因为你就是一个睡觉的这样一个活动,他可以千变万化,他的方式可以不一样,他甚至可以在非常窄的,也许只有一米宽的一个地方,可能也许很长,我觉得你的睡觉方式会得到一个改变,就是你睡觉这件事会变的不一样
【打破功能与形式中的阴谋】
    直到现在,其实我才慢慢的明白,那些功能其实不是死的,所以我觉得如果当一个功能不是死的时候,那么一个固定的一个状态的时候,你怎么去决定形势?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是一个挺那个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有意的把这个事给剥离开。有时候我也觉得是不是一个阴谋,因为比如说从有建筑学那天开始,需要有老师教学生的时候,就一定产生这样的问题,我怎么教,是不是就像现在似的,美术也有考级了,肯定就是一个阴谋,你得交钱到几级,先学什么再学什么,画一画,反正你画人是最难的,画一个植物叶子大点小点都能看见是一个植物,一定有这样的办法,那个就是阴谋,告诉你怎么怎么画,然后告诉你就会画了,其实你可能不会画。
    我在猜测,因为我也不能够确定,但是我觉得至少有这种嫌疑,是不是我们,因为你花钱读建筑学,我总得告诉你怎么去学他,而且告诉你很确定,不能说这个也行或者告诉你没法学,你去悟去吧,显然你不愿意把钱交给我,我一定要告诉你,当然也有好多规律和定律,学物理化学都有定律,才能综合,真正学到这个东西,自以为学到这个东西。其实我觉得不是,在我看来功能好象这件事是特模糊的一件事,甚至你所有的任务书上都是可以值得推敲的,当然因为现在有了这样一种建筑的商业模式,我就是说商业模式,又会带来业主想象那样的,或者业主定义的,其实他也没有想好,就是这样的一个房子是什么样,所以我觉得就会有,我们建筑师会有时候遇到好的业主,其实好的业主,让我觉得他可能也许想不好,或者他让你帮他想,那个事可能是最好的,但是也有很多业主对生活或者生活方式牙根没有任何想象力的时候,其实我觉得那个房子做出来也是一定没有任何想象力的,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投标就是投机。
    所有事情都是有欲望做之后,才是做的最好的
    曹晓昕怎么看?
    出乎意料的设计之美”
    我觉得谈到娱乐这个词,特别感性,我就特别愿意给他再变一下,就是我更愿意把这个事情做的叫做出乎意料,或者我没做到这个程度,但是我觉得出乎意料一定是更有价值的。
    拿建筑的改造说,为什么很多建筑师,当然也包括我,或者还有其他人,都特别愿意做一个建筑改造,建筑改造这件事特别有意思,原来可能是一个厂房,现在要变一个公寓,原来是干这个事,现在一定不是在干这个事,要不然就不改了,原来是一个厂房,现在还生产这个东西,那就用不着改,原来是一个办公现在再做办公用不着改,顶多重新装修,就是在不同的属性空间里面,不是为了你说的功能或者活动来准备的,你现在去给他做成另外一种,就是这个空间,我真是觉得特别有意思的事,他是特别有容忍度的事,甚至于我们在一米宽,一百米长的空间里头,我们会有另外的一种感觉,也可以是办公,也可以是居住,甚至于是吃饭,一百米长的桌子大家都在那吃饭就太棒了。所以我就说,任何的出乎意料,都会变的很有意思,而且他让我觉得生活,为什么是多彩的?生活为什么能够让人们保持对生活的想象力,也是最重要的,所以这一点,我觉得又回到刚才一开始说的CCTV,至少让我们还对生活或者房子还保持了这样一种想象力,这种东西其实就是我们对这个的价值,反而经常视而不见,所以为什么很多人到一个改造的空间里头,他会特别激动,而且你会发现不同的改造空间里头,都会有不同激动的方式。所以我觉得用我的话,他还是出乎意料,这种出乎意料让我们最愉快的,我觉得那样的一个最平常最平常,以至于都没有任何想象力的东西,实际上我们真的是,刚开始是某一个是出乎我们的想象了,后来还是这样的方式在复制的时候,你会觉得真的生活很无趣,设计也很无趣,什么都会变的不好玩,真正的价值就是在他的出乎意料,这个是设计的价值,而且我觉得这个设计,完全是可以超越房子的这种设计,包括皮包,包括杯子,包括我们的家具等等,我觉得一切的一切,都是基于这样一个最根本的定律去来做的,我想是这样的。
【为城市发展而担忧:曹晓昕的城市风貌论】
     正好我想借这样一个平台,我想说那么几句话,刚才你说的城市风貌的问题,或者说要符合什么风貌,或者想象那个风貌,我觉得这件事特别反动。
     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城市风貌是按照城市生活方式或者制定了之后最后的呈现是什么?
     现在我觉得有些事情要我的话,说的严重点,就是倒行逆施,你等于是先去要规定我想象了什么什么一个风貌,然后你接着再去落实这些风貌,然后变成一些房子,我觉得这件事是特反动的事,所以有很多,原来比如说像大厦的改造,曾经有一段非常不好,原来的老的稍微改了,还有我们家边上,北京电视台后头那一块,新疆村新疆街也有,那块原来特别好,你街的这一边都是高大上,什么都是北京电视台,好多都是西装革履一些人非常好。
     但那边夏天北京叫光着膀子吃羊肉串,可能条件不太好。我觉得卫生条件好不好,不是政府说行了必须花多少钱给他改成好的,大家必须服从这个制度,我觉得这是有问题的,就好比说是,现在都得规定大家看着你吃饭不好,咱们规定都得吃鱼翅和鲍鱼,不吃鲍鱼吃一般的扬州炒饭犯法。
你做这么高大上,就会很贵,你不是自由的城市,你所要的风貌干净整齐,所要的那样一份东西不是,真正城市的活力并不是这样。
     所以这一点我特别喜欢台北,台北你看好多图,都是101的大厦,边上下面好多的平房,平房因为产权私有,有的好有的坏,每个人都不同,这个好点加一个小东西,大改大调需要和邻居商量,去尊重你这样一个权利,然后整个城市的发展,是按照城市自身该有的规律去发展的,我觉得这是对的。
     现在我觉得反过来说是:城市风貌。
     而且现在未来咱们国家还要加强城市设计和城市规划,对于房子的控制,其实我不担心对房子控制,因为反正我天天做房子,有点控制条件就去做无所谓。但是我担心我们真正作为一个城市里生活的人,被这种事情给影响了,所以我觉得这是我最担心的,包括他不让你盖什么所谓便宜一点的房子,我稍微轻质一点的房子,甚至于有些,完完全全平顶就可以了,必须盖坡弧顶都没有被利用,原来的三角顶都被利用,被作为阁楼或者怎么样一个状态,现在都没有,作为一个皮,这种真正的反动,投入的钱是反动的,相反CCTV是费钱,结构是普通房子的几倍,但是我觉得他结构是有意义的,因为他给房子,他的结构投入,或者他资金的投入,是为我们呈现出一种不同,一种出人意料,这种投入我反倒觉得是有意义的,而那种投入是没有意义的。
【控制城市风貌左右说法】:干预城市与城市反馈
     说是控制城市的风貌,控制什么东西,然后我们会对我们城市产生最最消极的影响,那样,通过一个主观化的一刀切式的一个方式去来控制的城市,一定是一个病态的城市,他一定不是按照他影响生长的那种方式来做的,有一个画家对我影响特别大,杨茂源一线的当代画家,他说给我做,他家自己种菜,圆白菜歪歪扭扭的,我说为什么你这个白菜种的这么烂,一看你就不是专业种菜的农民,一看就是画家,他说不是,这个圆白菜,因为我没有施任何的激素,现在有一种激素,农民一喷叶子会卷起来,一层一层卷的特别紧,农民自己卖的圆白菜都是喷的,自己吃的都是歪歪的,后来我想我们判断形势是圆的好的紧的圆白菜我们认为是最好的圆白菜,是最健康的圆白菜,其实不是,他往往是增加了添加剂这样的圆白菜,和我们的城市是一样的,我们增加了这么多添加剂,其实我们这个城市是很病态,为什么不能够让这样的一个,就是那种外着拧着,今天晴天明天又是阴天,对菜的影响不同的,或者菜会各种各样的,非常的缤纷。所以我说我们现在一方面呼吁千城一面,后来说千城一面出问题了,不能千城一面,干的都是觉得圆白菜一样觉得圆白菜不好喷一种东西,那不更一样了,真的我觉得可能从城市的管理者,到规划,当然也包括我们这样的设计师真的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是一个城市该有的面貌,就说这么多。
【曹晓昕的设计品】
    正好我插播一个广告,我有一个朋友替我做了一个微信的平台,可以去卖,叫品那,这样一个平台,大概再过几天会正式的上线,我杯子也在那,我现在还邀请其他的一些建筑师做的东西放在那了,当然我觉得再做可能王戈,包括在座的下面有好的创意都可以在品那的平台实现自己的理想,他是帮助,你只要有好的想法,他会有一个云工厂的概念,帮你找到最适合的工厂给你生产,然后通过网络的平台,给你卖出去,然后你设计师可以分帐,我觉得我们原来的,如果说商业模式的话,这个建筑设计去卖图纸的模式是最土的模式,哪怕王戈比如你今年干了一份好活,五千万,但是干完这个活之后,今年干完这个活之后,明年真的也没有资格去迈阿密海滩晒一次太阳,他一次交易。未来也许可能在座有才华的建筑师可以这样,因为你有了这个之后不断的在卖,你可以跟网站分红,而且分红的比例他在做市场和平台,所以他完全不去挣钱,也有基金去来支撑,所以分红比例会非常非常高,国外建筑师只有4%,在这可能按照售价,其实是按照毛利润能占到40%这么高的利润可以来卖。我的杯子很有幸作为第一个商品,2月5号就能上线。现在一千五百块钱,平台有促销的办法,可以扫码什么的,可以到一千二百块钱一套,限量版的,五百套,已经卖了两百套,还在三百套,上线之前已经卖掉了两百套,可能还剩三百套,一千二百块钱一套,我觉得非常便宜的,限量版嘛。
【曹晓昕】
    曹晓昕,男,生于1970年,1989年7月就读于东南大学(原南京工学院)建筑系建筑学专业,获学士学位。1993年7月至今,工作于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原建设部建筑设计院),2003年取得高级建筑师任职资格,2001年取得一级建筑师任职资格。历任三所助理建筑师、建筑师、主任建筑师、副总建筑师。2005年组建建筑工作室,现任器空间建筑工作室(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第七建筑工作室)主任、主持建筑师,兼任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总院副总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教授级高级建筑师、中国建筑学会科普工作委员会、建筑技术委员会委员,杂志《a+a建筑知识》编委,建筑文化栏目《随昕所遇》主持人、建筑文化推广及展览策划人。
B Color Smil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